李克强承诺重推云计算 委员:大数据应成国家战略

2015-10-10 12:00

企业家大胆“提要求” 李克强“现场办公”

据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报道,25日,李克强总理在山东浪潮集团考察时,对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问得十分仔细。随即,他把相关部门负责人叫到身边“现场办公”,要求他们要以云计算、大数据理念,与企业信息技术平台有机对接,建立统一综合信用信息平台,实现“大数据”共享。

 

企业家大胆“提要求”,李克强当场作承诺

企业负责人向总理大胆“提要求”:“希望您像支持中国高铁一样,支持国产‘云计算’关键应用主机走向海外。”李克强当场承诺,今后出访不仅会推销中国高铁、中国核电,也会向全球市场推荐中国的“云计算”。(来源:新华网)

政协委员贺强:大数据应成国家战略 互联网平台是关键

“获取和控制网络海量数据,正在成为世界各国在未来20年争夺信息社会控制权的重要战略手段。”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在他的提案中写道,互联网生态平台的争夺已成为国际大数据竞争焦点。大数据:“未来的新石油” 美剧《纸牌屋》中,制作方Netflix通过分析3000多万用户的行为选择导演、演员,提前预测到它必然受到市场欢迎,开创了大数据在电视剧制作的先河,这也将大数据的概念从技术层面下沉到生活层面。而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平台企业将成为互联网大数据承载的主体,是这场国际技术军备竞赛的关键。 2013年3月22日,奥巴马政府宣布投资2亿美元拉动大数据相关产业发展,将“大数据战略”上升为国家意志,奥巴马政府将数据定义为“未来的新石油”。积极发展起如苹果、谷歌、亚马逊等一批世界级互联网企业。奥巴马说,“未来,没有这样重量级的先进企业做支撑,即使靠传统产业像产油国家那样获得一时的繁荣,必将是不可持续的。” 贺强委员认为,从国家战略来讲,获取和控制网络海量数据,正在成为世界各国在未来20年争夺信息社会控制权的重要战略手段,互联网平台企业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将成为决定国家命运的重要砝码。互联网平台企业率先探索应用在信息经济时代,互联网服务平台尤其是电子商务服务平台,能够汇聚海量的生产信息、交易信息与消费者信息,使信息这一核心生产要素广泛应用于经济生产活动。贺强认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能为大数据应用做出有效探索,有的企业已经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目前,国内一些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对大数据在商业、工业、农业中的应用进行了有效探索。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预测经济危机、促进物流体系发展等方面都有了长足发展。数据显示,阿里巴巴的阿里云平台经过数年的搭建和发展,已经可以承载海量的大数据分析计算。以2013年“双11”为例,在当天1.88亿笔交易中,75%的交易都在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云平台上运行,2012年这一比例只有20%。天弘基金移入阿里云后,余额宝3亿笔交易的清算可在140分钟内完成。 “应明确大数据的战略地位” 对目前云计算发展的现状,贺强坦言,在国际大数据竞争中,我国在数据的开放性、流动性和交互性方面远远不足,原有大量积累数据缺乏真实性是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对此,贺强建议,应该首先明确国家对大数据的战略定位,以形成新的产业增长点,并利用数据业务主营化带动各行各业的升级。“构建大数据研究平台,整合创新资源,实施专项计划,突破关键技术。构建大数据良性生态环境,制定支持政策,构建大数据产业链,促进创新链与产业链有效嫁接。” 贺强还表示,政府应给予我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使企业不断地发展壮大,在全球信息化领域内与顶尖企业展开正面竞争,全力支持本国企业为主体,建立全球范围的大数据生态系统。 “作为政府,更要抓紧难得的发展机遇,大力支持和鼓励本土企业开展大数据应用方面的探索,对大数据进行深入的挖掘和应用。依托我国互联网行业的优势,努力培养大数据开发和应用方面的人才。推动产生一批围绕大数据形成的创业型企业,鼓励企业、科研院所和高等学校之间的合作,努力推动我国企业在大数据应用方面的发展,使中国站在大数据领域的最前沿”,贺强呼吁。(记者姚毅婧 来源:国际在线)

委员李彦宏:大数据发展存利用和人才两大问题

大数据能否为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提供技术支撑与思维转换?全国政协6月12日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再次聚焦此问题,组织部分全国政协委员、相关部门负责人与业界专家围绕关键问题展开充分讨论与协商,以期为利用大数据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径。座谈会上,与会人士就政府如何支持大数据的应用与推广,大数据发展的顶层设计以及法律体系建设、共建共享机制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讨论,得到了与会相关部门的积极回应与充分肯定。全国政协委员李彦宏作《大数据应用要实现平台化和接口化》主题发言。以下为发言摘登。 全国政协委员 李彦宏(资料图)目前,大数据发展存在两大主要问题,一是大数据利用的理念,二是大数据的人才问题。一、所谓大数据的利用理念,对于政府来说,本质上是做什么,不做什么。政府要做的是数据的收集和开放,不做的是应用,大数据的应用可以由民间、由市场来做。我们国家现在有很多数据没有被开放,没有能够获得良好利用。我在我们公司内部提倡平台化和接口化。所谓平台化,就是不管开发什么样的技术,尽量把它做成一个平台,让不同的部门分享使用。所谓接口化,是外界有什么需求,我们提供接口或相应的开发支持,但不提供原始数据或代码。平台化和接口化对政府数据应用来说,可能至少是有借鉴意义的思维方式。在规则的制定上,政府也有很多可做之处。比如当下我国的医疗体系,就医者积累大量数据,但是一个医院的数据和另一个医院的数据却常常无法互通。一旦政府鼓励或者要求,做起来可能会很有效果。二、大数据人才的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是人才贵在精,而不在多。大数据涉及的技术是非常“高精尖”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云计算等。这样的一个高精尖人才可能会做出许多个工程师能做的工作。另一方面,更加注重使用年轻人。这个技术是新的,而年轻人更有创造性。(来源:人民政协报)

来源:未知